糖珍护旗手

疯狂掉粉中…

HOTEL night is coming

穿过层层山脉,你会发现一个神秘莫测的山洞。如果你能破解那个山洞里的秘密,就可以通过它找到锈湖。锈湖被群山围绕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空永远都充满了神秘的锈色,锈湖也带有了其他的湖水从没出现过的锈色。一叶扁舟静静地停在它的岸边,它的主人是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乌鸦。他向你敬礼并邀请你与他同游,穿过一阵阵锈色的水雾,你就能安全的到达目的地ーー锈色旅馆。

我的名字叫做哈维,是一只鹦鹉。我对我绿色的羽毛非常满意,我在锈湖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现在的我被猫头鹰先生安排接待五位尊贵的客人,猫头鹰先生说了,如果我能完美的做出五道令客人流连忘返的午宴,这将成为我人生中的巅峰。猫头鹰先生坐在他宽敞的办公室里,他是一位伟大的创造者,我非常敬仰他。之所以愿意接下这个艰巨的任务,是因为我对他的敬仰,而不是为了前途。

等在旅馆的阶梯上,从遥远的地方穿来了一阵清脆的铃声,我知道那是乌鸦先生的船带着尊贵的客人来到了。

五个衣着华贵的人现在了我的面前,但是他们都没好气的朝我扔行李。当我收拾好几位先生女士的行李,我被猫头鹰先生传唤到了前台

“去给客人们送上鲜虾酒吧”端过重重的酒杯,我来到第一个客人面前

“先生您好,欢迎您来到锈色旅馆。我是您的负责人哈维,如果有事随时可以传唤我”鹿先生穿着高贵的西服,他是远近闻名的化学家。不耐烦的结果我手里的酒杯,他轻轻的抿了一口:“还可以,不过没有血腥玛丽的一半清爽。”

“先生您好,欢迎您来到锈色旅馆。我是您的负责人哈维,如果有事随时可以传唤我”优雅地接过我手里的酒杯,兔子先生点了点头:“谢谢你。”把酒一饮而尽,他将酒杯扣在了窗台上。不得不说,他真的是一个令人欣赏的绅士。兔子先生是一个魔术师,除了平时研究魔术的时候脾气有些暴躁之外,他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女士您好,欢迎您来到锈色旅馆。我是您的负责人哈维,如果有事随时可以传唤我”在我面前带着硕大无比的太阳帽的女士,是物理学家鸽子夫人。她沉迷于电学,无论去到哪里都会带着几只电灯泡。她没有喝我递过去的酒,挥挥手让我滚蛋。

“小姐您好,欢迎您来到锈色旅馆。我是您的负责人哈维,如果有事随时可以传唤我”结果我手里的酒杯,山稚小姐抿了一口酒,不过她立马咳嗽起来:“这杯酒太烈了,不适合一个明星”不错,山稚小姐是一个大明星,面容姣好,身材接近完美的她穿着一身绿绸做的长裙。不得不说她也是我的梦中情人。

“先生您好,欢迎您来到锈色旅馆。我是…”我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野猪先生一把抢过酒杯,他将酒一饮而尽,并且把那只虾连肉带外壳一起嚼碎了。他拍拍自己鼓鼓囊囊的肚皮,没好气的对我说:“得了得了,你这个服务员废话太多了,我来这里是为了完美的午宴。要是吃不到美味的晚餐,你这个秃毛鹦鹉就给我走着瞧吧!”

夜幕悄悄降临,锈湖也染上了点点星辰。我站在猫头鹰先生的面,看着他把一张清单交给了我

“第一宴……迷迭香白蘑煎鹿肉?”看着这一串高级的的字眼,我十分摸不着头脑:“我上哪里去找鹿肉啊?”

猫头鹰先生没回答我的问题,他用有些苍老的手指了指身后那个密码盒子的第一个牌子,那上面写着1001,如果我没猜错,那是鹿先生的房间

“鹿肉不是手到擒来吗?”猫头鹰先生的脸映上淡淡的锈色,我沉醉进了那个神奇的颜色,拿上钥匙,向我的第一份食材出发

MF 主线【这真的是abo】

雨夜,一个樵夫带着被雨淋湿的柴火穿梭在暗无边际的森林里。时不时发出的狼叫声让他打了一个寒战,紧了紧背着柴火的木框,樵夫加快了脚步。

明明已经在森林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樵夫居然迷了路,看着自己的标记又一次出现在了眼前,他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恐惧

“难道是魔法?”像盲人一般摸索着,他果真摸到了坚硬的屏障,用尖利的斧子在屏障上划了道细微的划痕。原以为这等高级的结界不会轻易消失,但是在樵夫转身的一瞬间,一个长着黑色翅膀的黑影停在了他的身边

“大叔,你是来找我玩吗!嘻嘻!”

【警署】
一排天使警察鸦雀无声地坐在长桌前看着满脸怒容的郑号锡,今天的警长依旧在为潜逃恶魔金泰亨而大发雷霆,尤其是在听说东边的教堂起了鬼火,和蔼可亲的樵夫在森林里突然消失不见的消息之后

“我今天亲自去看看!!”拎起外套风风火火地从警署的窗口飞下,当然了,临走前也不忘把兔笼里面的钥匙掏出来,郑号锡消失在了面面相觑的刑警面前

窗外的雨依旧下个不停,听着雨点拍打在窗户上的声音,闵玧其点起了一盏微弱的灯烛。从厨房里飘来一阵蘑菇汤的香味,金硕珍把两个人简陋的晚餐端上了木桌,闵玧其刚坐下来准备吃饭,却看到金硕珍披上了黑色雨衣,手里拿着的是平时给金南俊送东西的袋子

“外面在下雨。”闵玧其非常明显的皱起了眉毛,从椅子上站起来抓住了金硕珍的胳膊。把闵玧其白到发光的手从胳膊上拍下去,金硕珍回个他一个自信无比的眼神:“臭小子还轮不到你管我!!我在这里生活多久了,我保证二十分钟之后就回来!!”无奈的目送那个黑色的身影消失在村口的拐角,已经被雨打湿了肩膀的闵玧其只好坐在门口静静地等待他的归来

今天的路在黑暗中格外泥泞,金硕珍为了保证袋子里面的食物不会出问题而紧紧的抱在怀里。他手里面的灯被时不时刮来的大风吹的忽明忽暗,摸索着快到森林的边缘了,金硕珍索性在雨中跑起来。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根细长的树枝,让低头跑步的金硕珍连人带灯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手中那盏苟延残喘的灯随着这一跤成功的灭了。扶着旁边的树干站起来,金硕珍摸了摸完好无损的食物盒继续在黑暗中前行,才刚走没两步,他又撞到了一块玻璃

“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摸了摸前面那块玻璃一样的东西,金硕珍定睛一看,可前面除了树以外什么都没有。琢磨了半天金硕珍才意识到这是魔法结界,想起来前几天失踪樵夫的事件,金硕珍调头就跑

“去哪啊去哪啊”金硕珍的领子被一个无形的力量抓住了,用饭盒重重的砸在那个金色的脑袋上,可是对方完全没受到任何的伤害。一瞬间自己已经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不过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副魔法手铐。面前的金色脑袋顶着两个恶魔的角,身后还有一根小小的尾巴,左耳上的耳钉是倒十字架。种种迹象都已指明,这个金脑袋,是个如假包换的恶魔

金泰亨也上下打量着湿透的金硕珍,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整整过了十分钟。最后被金硕珍撅起的嘴巴逗笑了,突然凑近金硕珍的脸颊嗅了嗅,惹得他一脸嫌弃。金泰亨回忆起每天直播郑号锡的日常时那个他每天都会去拜访的人类,似乎就是面前的人。

“你怎么还不把我吃了”突如其来的问题把金泰亨从回忆拉回到现实,金硕珍发烫的脸就近在咫尺。用身后的尾巴戳戳他的脸,金泰亨满意的听到金硕珍爆发出一段diss。

“谁说我吃人了?我就是想找几个人陪我玩而已!嘻嘻!”拎起绑住金硕珍的手铐,金泰亨眼神里充满了危险

“从今以后啊,你,就是我的玩具一号了!”

Serendipity:Just let me love you
Euphoria:You are the cause of my euphoria
Singularity:I buried my voice for you
Epiphany:I'm the one I should love

寻找自我的旅程的末尾再次回到原点
最终要寻找的东西是一切的起点,也是灵魂里程碑的指引
每个人都拥有,却无人能够找到的那样东西
我现在即将出发去寻找 ​​​💜

梦魇·微恐怖【启】

我叫金硕珍,是个心理医生。不过,奇怪的事情见得多了,自己也难逃一劫。虽然不怎么害怕恐怖的场景,但毕竟我一表人才的一定要活得久一点才可以……这都是后话了。我现在在我的梦里,对,自从我住进这个外表富丽堂皇的公寓之后,我每天都会做同样的噩梦,而且我一直都能能自动操控梦里的自己。至于这个梦持续了多久嘛……还得从三个月以前说起。

【3月14号】
今天天气没有太冷,相反的有些春暖花开的意思。从窗外飘进来的樱花瓣落在了金硕珍的工作台上,金硕珍捡起花瓣放在了 一个木质相框的旁边,相框里面的金南俊笑得就像三月的暖阳一般。两个人确定关系快一年了,无论是性格还是行为作风都无不般配。看着隔壁的小情侣买了机票双双去到法国结婚,金硕珍对着窗外的风景发起了呆,自己也一直在期待着金南俊说出那句话。只要金南俊敢说,自己也没有什么不敢做的

门口的水晶风铃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把思绪在遥远星球的金硕珍拉回地球 。映入眼帘的是两个浅浅的酒窝,一个飞扑抱住高大的金南俊,金硕珍一天的疲惫全部消失殆尽:“你怎么来了?公司放假了吗?” 揉揉金硕珍的头发,金南俊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电影票:“今天一整个晚上,我都属于你”揽过金硕珍瘦弱的肩膀,两个人迎着傍晚柔和的阳光并排走在洒满樱花瓣的街道上,他们的影子也在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黑线

金南俊看着坐在桌子对面把自己塞成一个仓鼠一样的金硕珍宠溺的笑着,原本想让害怕恐怖片的某珍在电影院吃自己一点儿豆腐的148先生却没有得逞。作为一个职业的心理医生,金硕珍还是有点医生素质的,比起突如其来的惊吓能让他发抖以外,连环的惊吓反倒让他麻木了。吃着高级料理的金硕珍却看金南俊今天的行为非常不怀好意,擦擦嘴双手抱胸,装作冷漠的样子“询问”金南俊

“啧,不对啊,我记得你今天不是还要训练新人吗?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有空,还请我看电影吃饭。你到底想干什么,快说!”

金南俊愣住了,不过仅仅愣了一秒钟而已。拉过金硕珍修长的手,金南俊像变戏法一样从西装外套里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盒子 “多余的话我不想再说了,”把戒指轻轻推进金硕珍的无名指,满意的看到对面的人眼中的泪光:“我之所以消失了那么多天,就是为了办你和我的事。现在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们出国,你,嫁给我。”

金硕珍夸张的抹了一把眼泪,拍点金南俊的手:“是你嫁给我!!不是我嫁给你!,”又一次握紧金硕珍的手,金南俊的两只酒窝都洋溢着兴奋:“好好好…”

【5月29日】
金硕珍和金南俊在德国办了一个非常简约的婚礼,也没邀请什么朋友,倒是消息全球通的金泰亨把以前高中的几个好兄弟带了过来。原本还在担心收入问题的金硕珍却接到了镇子上一家规模不小的医院的录用通知,金南俊向吃惊的他比了一个wink。为了能和硕珍在一起,他自动申请调去了德国的分公司,顺带捞了老板一个便宜直接要求把金硕珍送进了这家看起来不错的医院。想着未来光明无比的生活,两个人安详的躺在了高档公寓里king size的双人床上。

“救我…”

“快点救救我…”

隐约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我轻轻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副能让全年龄段的女性直接吓晕的场景,缓缓移动有些僵硬的身子,我把搭在我肚子上那只血淋淋的手拿了下去。这个场景我非常熟悉,是南俊和我一起选的那个公寓。床上有个死人,脑袋被切开了一半,脑子已经不翼而飞,蚊虫不多,看起来没死多久。地板上血液拖行的痕迹告诉我一定还有死者,赤脚走在已经结成血豆腐的地板上,我拉开了厕所的门。

可我真的没想到有死人在里面。一个人头随着门的开启落在了我的眼前,那个死人是的女人,头发被系在门框上,我就正好对上了她死不瞑目的白眼球…

“我xx!!!!!”突然从床上坐起来的金硕珍着实吧金南俊吓了一大跳,轻轻安抚精神有些恍惚的金硕珍,金南俊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做噩梦了吗?没事,我在。”紧紧抓住金南俊的袖子,金硕珍早已经睡意全无。不过是个噩梦罢了,金硕珍勉强在心里安慰自己。可是如此生动形象的场面他还真是第一次见,整个人缩在金南俊温暖的怀里,金硕珍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但是他失眠了。

【5月30日晚】
工作了一天并且昨天晚上失眠的金硕珍顶着黑眼圈重重的倒在了床上,无论金南俊如何呼唤都毫无反应。无奈的为金硕珍盖上了被子,金南俊轻轻的把床头的台灯关上。

“救我…”

“快点救救我…”

等一下!这声音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血腥场面和旁边熟悉的死人,我彻底摸不着头脑了

“shit……”

                                    【To be continued】

嘿嘿嘿嘿嘿

ARMY💜:

💜🌟防弹少年团互相喜欢得要死🌟💜









(内容来源:日本电视台NTV的We Love BTS)
(辛苦敲字的米:微博 paaaangge)

球球各位可爱的阿米给我一点启示吧☆我很需要你们的梗!!!最近脑子不太好使了【因为只有数学题】只要是凹珍的就可以!!谁×珍都没有问题!!甚至开开车之类的我也接受【可能会开成婴儿车】来吧踊跃点梗!!!☆

时光幽游【上】

☆围巾

☆短 轻松愉快向

☆防弹高校ver 无年龄差

“让我们欢迎此次考试获得年纪第一名金泰亨同学上台演讲”一阵稀稀疏疏的掌声过后,讲台下鸦雀无声。这次开学考试第一名的桂冠又一次被讲台上那个带着厚厚镜片的男生夺取——穿着标准着装的金泰亨是众所周知的大学霸。不仅这次开学考,周测、月考、期末考试甚至是普普通通的听写,第一名、满分这样的字眼也总是与他形影不离。平时沉默寡言的金泰亨不是坐在座位上学习就是泡在图书馆,早上第一个出现在教室早读,放学最后一个回宿舍,这样的行动简直让其他的同学叹为观止。不过唯一可惜的就是,这个黄金学霸并没有什么朋友,唯一陪伴他的,就只有图书馆阅读不完的小说…

“希望同学们在新的学期可以对自己的学习更加上心,让我们一起努力,走向更美好的明天。我的演讲完毕,谢谢”默默走下演讲台,金泰亨又回到了茫茫人海中。不过当校长再一次走上讲台的时候,几千人的礼堂突然吵杂起来

“是不是要欢迎我的老公jin上台了啊!”
“什么你的老公,jin明明是我的合法丈夫!”
“我可是他的忠实粉丝诶……怎么了,没见过男饭啊!”……

校长拍了拍话筒,确认话筒没有问题之后,这个欢快的老头用一种十分有综艺感的语气讲到:“同学们安静一下哈,今天的开学典礼,我们要欢迎一位特殊的同学来和我们一起加油。”满意的听到礼堂里的吵杂声更加大了些,校长也没多说什么,便直接让躲在幕后的超级明星上台了

比起鸦雀无声的学习鼓舞,这次的演讲掌声雷动,甚至有人喊起了应援。一时间沸沸扬扬的几千人像翻涌的海浪一样,当然,除了对学习以外的事情毫无兴趣的金泰亨。

“你们好啊!我是jin!”把校服外套穿成了打歌服的样子,金硕珍为了能够在学校好好修炼而特地把金色的头发染回了黑色,土里土气的校服并没有遮挡超级明星的任何一个闪光点。把话筒从讲台上拔下来,金硕珍一脚登上高高的讲台:“当然了,我相信你们一定知道我的本名吧?”台下几千人同时喊出金硕珍的名字,某明星满意的拍拍手,把举高的话筒收回

“不过我这次回到学校是为了学习的!不知道我的成绩能不能进到重点班啊诶嘿嘿……接下来的一年,要一起努力哦!fire!!”从讲台上跳下,随着雷鸣一般的掌声回到幕后,这个开学典礼也随着金硕珍的演讲一起结束了。

【地点转换】
金泰亨坐在重点班的第一排,他的位置永远都是距离黑板最好的黄金段位,有的时候其他的人想要坐上去,还会被这个戴着眼镜的家伙冷嘲一番,久而久之下去,那个位置已经被彻底烙印上金泰亨的名字,无人能及了。

“你在干什么?”看着同样戴有黑框眼镜的女同桌,金泰亨饶有兴趣的扯了扯她的麻花辫,不过后者一把拍掉金泰亨的手。忽略掉他委屈的表情,南允恩又将双手合十:“球球了!快让我们硕珍来重点班吧!!”左不过又是一个jin的小粉丝,金泰亨很不识趣的撇过了头

“一个偶像怎么可能学习好呢?能出现在四班都是运气了……”环境突然安静下来,金泰亨才意识到这句话说得有多么大声。突然被一群杀气腾腾的女生围住,金泰亨慌忙向门口逃去

“在一班一定要认真上课哦,学习什么的啊可比做综艺困难多了。”经纪人拍拍金硕珍的肩膀,把他向一班的门口推了推。站在门框旁边的金硕珍给经纪人比了个剪刀手,转头准备进入这个学习之门,却发生了突发状况。

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过后,那些追杀金泰亨的女生们彻底的傻眼了……

金泰亨的黑框眼镜已经不知道摔去了何方,而某明星则已非常不雅观的姿势被金泰亨压在身下。揉揉被撞到的额头,金硕珍抬头看了一眼肇事者,刚想把这个家伙拎起来教育一顿,却对上了金泰亨近在咫尺的脸

“啊……”金硕珍也跟那些女生一样傻了眼,面前这个家伙长得是real好看啊!一单一双的眼睛还带着迷离的眼神,有些过长的刘海全部盖在了金硕珍的脸上,只见那人飞快地从自己身上起来,捡起地上的眼镜带上。不过这么一来,原本帅到天际的脸瞬间变得毫无光彩。

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金硕珍抓住了要潜逃的金泰亨。把对方的脸板正了,猛的摘下他的眼镜,刚想跟后面的女同学们夸夸这家伙的长相,回头却发现金泰亨一边捂住了自己的脸,一边摸索着要抢回自己的眼镜

“同学!你是叫金泰亨吧!泰亨啊,我觉得你超级帅的诶!带着个眼镜太土了……”一个不稳被面前的人钻了空子,金泰亨抢回眼镜重新戴上:“你怎么回事啊?!我戴不戴眼镜是我自己的事好不好!不要以为是偶像就可以决定他人的事情!”站在原地的金硕珍还没回过神来,金泰亨连人影都没有了。这让自来熟并且热心肠的金硕珍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就是提了个小小的建议而已啊……”

【班会】
今天中午意外发生的小插曲在学生中彻彻底底的传开了。有些人觉得金泰亨过于嚣张【大部分是男生】;有些人对这个默默无闻的年纪第一究竟长什么样感起了兴趣【毕竟是被jin夸帅的人啊】;不过,最大的一股势力居然是腐女团队,暗黑学霸受×阳光偶像攻什么的太令人兴奋了吧!……

坐在第一排的金泰亨觉得后面的人快把自己给看穿了,摇摇头让那些杂念滚出自己的脑袋,他翻开笔记本准备温习功课。

“新学期新气象,我们先把座位的事情搞定吧。”老班拍拍手让同学们准备一下,一时间收拾东西的声音充满了教室,当然,除了申请常年待在黄金地带的金泰亨。

“金泰亨同学,麻烦你和新来的金硕珍坐到一桌去。”听到这句话的某学霸急得拍桌而起,看见为了看风景特地挑了个靠窗位置的金硕珍微笑着向自己摆手,金泰亨差点冲过去把这个人揍一顿。老班见一脸不爽的金泰亨没有移动,反倒伸手将金泰亨书包一个投篮扔到了金硕珍的怀里。平时最宝贝书包的金学霸吓得赶紧冲上去抢下自己的书包好好检查一番,直到抬头看到南允恩身旁换了人,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位置的事已成定局,金泰亨抱着书包无奈的坐在了金硕珍的旁边。这里离黑板八万里远,更何况旁边坐个校园偶像,想要好好学习的几率又大大减小了。

“你好啊!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金硕珍!是你一年的同桌哦!”金硕珍勾住了金泰亨的肩膀,那张world wide handsome的脸上挂满了和善的微笑。

“等等,你说什么?一整年?!”这次轮到金泰亨彻底傻眼了
“是啊,校长说你成绩好,可以在剩下的一年里好好辅导我,虽然我成绩也没多差啦但是还是没有你这个全年级第一好嘛!”轻轻用力把胳膊下的人搂的更紧了,金硕珍没意识到某学霸孤独的眼泪

“我恨校长…………”

ERROR【第五章】【微量果珍】

☆主糖珍

☆中长

☆超大脑洞并且ooc

原本想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逃离抓捕现场的金硕珍现在觉得自己彻底完蛋了。虽然这个染着红色头发的年轻人好像只有十几岁,但是力气却大得惊人。用新型的电子手铐拷住还在妄想逃跑的jin,田柾国直接把金硕珍背后的M16拔出来用力摔在地上。亲眼目睹新买的枪被眼前这个看起来是个正派人物的家伙摔得远远的,某脾气不怎么好的杀手全然忘记自己已经在劫难逃的处境,一头撞向这个肌肉怪物的额头

“你个辣鸡警察!!抓我就抓我嘛干什么摔我的枪!!”用另一只手捂住疼痛的额头,田柾国看着暴怒的金硕珍不停扭动的身体饶有兴趣的蹲下来,在盯着这个脸都憋红了的杀手整整五分钟之后,紧紧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是变声器吧”扯下高领毛衣的领口,一个细小的变声器贴在杀手有些瘦弱的锁骨上。轻轻拔掉变声器,握着变声器的手再次向上游走,径直摘下了金硕珍左耳上的蓝牙耳机。将这两样东西狠狠踩在脚下,直到它们冒出电火花,田柾国松开了金硕珍:“你还是少点花招吧,不过我真的很想,听听世界级杀手究竟拥有什么样的声音呢……”

强忍着即将一连串爆发的粗口,金硕珍别过头去,任凭田柾国拎着自己向前走。不过让金硕珍意外的是,这个警察居然没有摘下他的口罩,“就当这是警察就给杀手最后的尊严吧”金硕珍无奈的想到

通过蓝牙耳机传来的对话,这次意外事件的始末郑号锡已经全部了解清楚。摘下耳机揉揉有些酸疼的太阳穴,还好听了金硕珍的给他易了个容,不然这次就真的亏本了。摆摆手让在窗边发呆的玧其过来,将一份地图交到他的手中

“让我看看,秘密武器的厉害吧”

【地点转换】
虽然朴智旻答应田柾国可以让他带走jin,不过按照程序还是要把这个狂徒带过来见见的,当然见过以后到底能不能带走jin,还不是他田柾国说了算的。

“我在那个下水道等了一个月了,就知道他一定会再回来的。”田柾国倚在朴智旻办公室的门口,将戴着手铐的金硕珍推了进去。看着面前又坐着一个红头发的小鬼,金硕珍只觉得头疼。而朴智旻则一如既往地撑着下巴:“jin先生你可是我们警视厅的贵宾啊,我盼你盼了好久呢。”忽略掉这个小鬼的寒暄,金硕珍把白眼翻到了天花板上。朴智旻摘下那个熟悉的口罩,看着jin的脸不厚道地笑出声来:“我看眼睛还以为什么绝世美男呢,没想到是个大叔啊哈哈哈……”

表面上看起来平淡无比的金硕珍此时此刻在内心把这个红头发的小鬼和负责为他易容的郑号锡一起狠狠地骂了一顿,比起这等小事来讲,他更关心现在怎么逃出去。耐心等到朴智旻笑够了,田柾国把别在腰间的枪拔出来:“警察,我们之间的约定,还算数吗?”

擦擦笑出来的眼泪从新带回眼镜,朴智旻给他一个和善的微笑:“你觉得呢?田先生?”一声清脆的响指,四面八方赶来的警卫机器人便将田柾国和金硕珍两人包围。田柾国丢下手中的枪,无奈的举起双手:“我就应该听师父的话,不跟你们这些警察合作。”

“跟我们合作不会吃亏的,你帮我们抓到了jin,我们自然不会把你怎么样”朴智旻捡起田柾国扔掉的枪,将枪口抵在了田柾国的头上:“现在往外走,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田柾国并不是什么贪生怕死好说话的人,听到这番话之后反而站的更坚定了

“做梦。”两个人僵持不下,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眼见朴智旻已经将子弹上膛,准备一枪崩了田柾国,但是这发子弹却随着地板的震动打在了墙上。

随着C4倒计时的结束,朴智旻地下工作室的墙壁也被炸出一个窟窿。那枚炸弹不偏不倚地炸中了电力系统,在一片漆黑中,一双带着萤火虫一般光芒的眼睛停在了金硕珍的身旁。

“别出声,我来救你”用光刀轻松的挑开了铐住金硕珍手腕的电子手铐,重获自由的金硕珍在黑暗中撂倒一个机器人警卫,抢下它手上的激光枪。

朴智旻再一次将子弹上膛,摘下碍事的眼镜,一记子弹精准地打在玧其的胸口。听到子弹被弹出来的声响,朴智旻意识到来者并非人类,调转枪口向金硕珍开火,却又被护住他的玧其挡下。

“Yoongi-27,是你吧”朴智旻收起枪,向这双散发出微光的眼睛靠近:“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用力推开朴智旻的身体,玧其环住金硕珍的腰直接从炸通的管道起飞逃离,根本无暇关心朴智旻最擅长的心理战术。

被推到在地上的朴智旻撩了撩头发,从新站起来整理衣服,望着玧其离开的管道不屑的笑了

“闵玧其,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呢……”